勇利!!好棒!!  這系列怎麼可以這麼好吃---
謝謝YOI!!謝謝原作!!謝謝翻譯!! 表白你們w

超感動,看Eros這麼熱血沸騰還是第一次呢!!繼續加油喔勇利!!

遥远地球之歌: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三章

(中)


… 

一个熟悉的面孔露出了微笑,对他说,“你在热身时间的那个后外点冰四周跳(4T)真漂亮,勇利。”

胜生勇利正在对着墙壁做拉伸运动,他的教练此时正在走廊上打电话。他抬起头朝声音所在的方向看去。

勇利的脸颊因赞美微微泛红,看上去可爱极了。

“噢!克里斯!”他站直身体看向对方。“谢谢。”

克里斯多夫·贾科梅蒂朝他眨了眨眼,“好久不见!我得说,在大奖赛决赛看到新面孔真是太好了——顺便说一句,恭喜你。”

勇利摸了摸后脖颈,轻轻笑了。“我很高兴能进入决赛。我敢说我的分数一定是勉勉强强才达到决赛门槛的。”

如果克里斯多夫没记错的话,勇利说的是对的。他在资格赛的日本站和美国站拿到的分数刚刚够进入大奖赛决赛,而这也引发了不少异议,一些不咸不淡的人认为他的水平并不够资格参加这场决赛。

克里斯多夫从青少年组的比赛就认识了勇利,他们两人作为竞争对手同场竞技过很多次。是的,从他的角度看,勇利确实是一个容易紧张的选手,这也影响到了他的跳跃质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勇利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他最近越来越棒了。克里斯能轻易的看出来这一点——勇利在热身时间的那个完美无瑕的跳跃可不是件开玩笑的事。

勇利拥有可怕的潜力,而他刚刚的表现正好印证了这一点。

 “所以,”克里斯倚着墙慢吞吞的说,翘起臀部。“你第一个上场表演,紧张吗?”

年轻的花滑选手哼了一声,没有因为克里斯的动作有丝毫反应。

克里斯撅了噘嘴。通常来说他都能轻易让勇利脸红的。

“我不喜欢第一个上场,”勇利叹气。“这是我的第一次大奖赛决赛,我却得做开场表演。不过从好的地方想,这次总不会因为长时间的等待而焦虑得全身都汗湿了。”

“我会给你加油的!”克里斯安慰道,然后向勇利挑逗的抛了个媚眼。“说起浑身汗湿——”

“这个问题我已经解决了。”

克里斯呼出一口气。“太无礼了,勇利!我那个害羞的男孩到哪里去了?”

“我的短节目可不适合一个害羞的选手,克里斯。”勇利摆弄着他的胸牌系带。“我得转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才行。”

“噢!”克里斯好奇的往前倾身。“你终于要表演一个性感为主题的节目了吗?我太期待了。”

 “是的。希望能够给大家一个惊喜。”

克里斯点了点头,但是很明显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勇利说的话。他张嘴看着勇利说,“等等,什么?你是说真的?”

勇利笑了。“至少有一个人已经很惊讶了。”

 “哇噢。”克里斯震惊的眨眼,也露出了笑容。“祝你好运!让我告诉你我的经验,勇利……让观众因为你的表演飘飘欲仙难以自拔,让他们跪在你的面前唱征服,告诉他们你可以用眼睛看,但是永远也不能触碰。

他身体力行的演示了自己的一个节目的结束动作作为示范。他朝勇利眨了眨眼,露出了挑逗的微笑,但是对方却只是笑着看他。

 “我知道了。”勇利无辜地说。这让克里斯顿时有种正在被勇利戏弄的感觉。

他再次撅了噘嘴。“拜托,勇利!我正在想办法帮助你。”

这一次勇利笑出了声,他用手遮住了嘴。“我知道,抱歉。”

 “你的语气听上去可不怎么抱歉!”

年轻的花滑选手换了一个看上去歉意比较浓的表情,然而这时,从休息室外突然传来了几个用俄语交谈的声音。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和他的教练一边说话一边走进了休息室,年轻的尤里·普利赛提跟在他们身后走了进来,戴着夹克帽子,脸上阴沉沉的。克里斯发现勇利的脸突然变得苍白起来。

当他们从身边走过时,勇利可以说几乎是藏在克里斯身后躲避了视线。克里斯最初以为他只是太过害羞不敢引起传奇花滑选手的注意才有了这样的举动,然而当他正打算叫住维克托时,突然感觉勇利用力拉了拉他的外套。

他回头看了勇利一眼,惊讶的发现对方此时脸色黯淡,快速的朝他摇了摇头。

克里斯有些不解,但他还是沉默着直到俄罗斯人走远才转身迎上勇利的视线。

 “维克托人不坏,你知道的。”他安慰道。“和他打个招呼也不会咬人。而且他本身也挺喜欢受人关注的。”

 “不是这个原因。”勇利有些心神不宁的说。“我已经和他说过话了。”

克里斯停顿了一下,皱起眉头。“这就是你刚才面色难看的原因吗?他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不太客气的话?如果是的话,我会好好教训他一顿的。”

 “不,不,没有这回事!”勇利安抚的摆了摆手。他的神情有些悲哀,“没有发生什么,真的。我和他合了张影,场面有些尴尬,所以现在不太想和他说话而已。”

年轻的花滑选手耸了耸肩,朝他笑了笑。

 “不过还是谢谢你。我猜没有多少人敢直接冲到维克托·尼基弗洛夫面前斥责他的。”

 “他有些时候是有些迟钝。而且我这么做也是不想让他变得太过自大,你明白的?”克里斯笑了,接着有些期待的看着勇利。“合影怎么样?拍的如何?”

勇利有些脸红的拿出了手机,在屏幕上轻点了几下,交给了克里斯。

克里斯看到了一张Instagram图片,照片上大部分都是维克托迷人的笑脸,只有勉强的一小块出现了勇利的头发和眼镜的一角,以及拿着手机自拍的手,他的脸却几乎没有出现在照片里。

第一个评论来自phichit+chu:我的老天啊朋友!!!,紧随其后的是零星的一些兴奋的评论和点赞。

 “勇利,这张照片上完全看不到你可爱的脸蛋!”克里斯恨铁不成钢的说。“如果你压根都没出现在照片里那就不叫自拍了!”

勇利只是再次耸了耸肩。“至少我拍下了最重要的部分。”

克里斯像是被冒犯了一样倒吸了一口气。他一只手紧紧的环住勇利,大声说,“胜生勇利,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也是很重要的那一部分!来,我们现在就自拍一张,这样你的粉丝就能清楚的看到你了!”

 “噢-噢。好吧。”

克里斯紧挨着勇利的脸颊,用勇利的手机拍了几张合影,然后快速翻看了一下,边看边赞叹不绝。

 “看,你多么的甜美!”他将手机定在了某一张照片上,递还给了勇利。在这张照片上勇利露出了非常可爱的微笑,而克里斯的脸庞也十分的讨人喜欢。他坚定的自言自语到,“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勇利有些羞涩的拿回了手机,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笑容,将照片发了出去。“谢谢你,克里斯。”

 “等等,我也想拍几张!”克里斯找了半天才从后口袋里翻出了自己的手机,他打开app,突然停顿了一下说道,“嘿,等等……你有Instagram多久了?!你是不是压根就没关注我?”

年轻的花滑选手睁大眼睛看着他。“噢,呃……”

他夸张的张大嘴巴,有些冒犯的倒抽了一口气,“勇利,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

 “抱歉,抱歉,我马上关注你!”

勇利边说边笑着找到了克里斯的账号,而一旁的克里斯也不由得笑了。

他仍然不太清楚勇利和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自己并不想看到勇利的脸上出现那样惊惶的表情。

克里斯更希望看到他的朋友露出笑容。如果能够让勇利轻松愉快的为整个世界献上表演,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间,那他也非常愿意再做一次。

… 

勇利脱掉外套,递给了切雷斯蒂诺。他的教练将外套折叠挂在手臂上,再次检查勇利身上的表演服。

 “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好像没有撕裂的地方。”他说。“穿上去感觉怎么样?”

勇利稍稍舒展了一下,确保能够最大限度的移动身体各个部分。

他点头。“没问题。”

他的短节目演出服美丽而又修身,看上去和上一段人生的比赛服装并不完全相同。如果有人拿来和维克托曾经穿过的那件一对一的对比的话,也许还能找到某些剪裁以及透明网纱设计的相似之处。

除了黑色的整体色调,一抹不规则的红色在他的躯体上延展开,色彩的渐变就像是从暗红色的玫瑰逐渐转变为怒放的猩红石竹一般。在灯光之下,他的胸膛、肩膀以及手臂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就像是燃烧的火焰上的金色火花一般。

浪漫,热情,以及诱惑——正如他的Eros一样。

几步之外,克里斯低声吹了个口哨。当勇利朝他看去时,他的嘴型在说,“太棒了!

勇利笑了起来,在克里斯被自己的教练拉去换衣服时朝他挥了挥手。克里斯朝他抛了个媚眼作为道别。

切雷斯蒂诺拍了拍他的肩膀,唤回了他的注意力。“准备好了吗,勇利?”

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点头。“是的。”

当他们从走廊走向比赛会场时,切雷斯蒂诺对他说,“如果你有信心的话,等会站在冰场上,可以拿出你最高难度的跳跃了。我允许你这么做。”

勇利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教练?”

 “我交给所有解说员的节目构成概要,都是你第一次给我的那个。”切雷斯蒂诺狡黠的说。“但你之后的练习远远超过了这个难度——并且还完成的非常轻松。所以我们都清楚是可以加大赌注的。”

勇利微笑了起来。“然后给评委们一个惊喜?”

 “没错,”他的教练咧嘴笑道。“我已经算过很多次你在练习时的分数了,全部都超过了100分。如果你再往上加点难度……”

 “……那么我就真的有机会在短节目冲顶,并且能够站到那个领奖台上,”勇利接下他说的话,点了点头,轻声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教练,我会尽我所能的。”

当他们即将走进会场时,切雷斯蒂诺拦住了他,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你真的非常努力,勇利,”他说。“不久之前,你很可能会因为站在这里而恐惧慌张,但是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将扬着头走到冰场之上,就像这是一个空无一人只属于你的舞台一样。”

 “就像在冰场上的任何一天一样。”勇利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不是任何一天。”切雷斯蒂诺不赞同的说。“这是专属于的日子,勇利。你会向所有人展现出你的实力。我知道这一点,你也知道这一点,任何怀疑你的人都将因为自己的质疑而被狠狠打脸的。”

他抓住勇利的双肩,稳稳的捏了一下,眼中闪着光芒。

 “你一路披荆斩棘的走来,这就是最终的战斗了。我想现在就告诉你——我为你骄傲。无论今晚结果如何,我都为你感到无比的骄傲。”

勇利的眼中涌现了一股热意,他伸手抱住了自己的教练。

他将脸埋进切雷斯蒂诺的外套里,低声说,“谢谢你相信我。”

就在这时,场内响起了观众们逐渐拔高的欢呼声。开幕典礼应该很快就要结束了,而勇利将作为所有小组的第一个上台表演。

 “好了,”切雷斯蒂诺拍了拍他的后背,松开了他。“好戏要上演了。”

勇利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他们一起走进了会场里。

明亮的灯光和观众的欢呼声瞬间席卷了他的整个身体。摄影机的镜头立刻对准了他们,勇利微笑着朝镜头挥了挥手。他们身边到处都是赛事主办方的工作人员以及记者,聚光灯和闪烁的快门在眼中留下了一个个残影,小组里的其他花滑选手在他经过时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他能理解为什么过去的自己会这么恐慌害怕。换了任何一个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的人,都会被惊惶的情绪淹没的。

他们一直走到冰场的入口处,勇利在那里拿掉了冰鞋刀套。

他往冰场内看去。那里光滑、没有丝毫被划过的痕迹,正崭新的等待着他。

这是他二十多年后的第一场比赛。他的身体里有着难以抑制的渴望,一股急切的战栗感从他的脊柱盘旋而升。他已经准备好了。

一个工作人员向他们打了个手势,示意可以开始了。切雷斯蒂诺最后一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后退了一步。

再一次,勇利想。再一次表演ErosOn My Love,然后他会放手。

再一次,然后他就迎接未来,不再回头。

 “第一个登场的是胜生勇利,23岁,首次进入大奖赛决赛,代表国家日本。”会场的扬声器在头顶震耳欲聋。“他的短节目曲目是,“爱即Eros。””

勇利走进冰场,划入了舞台中心。他的脑海中安静的浮现出维克托站在场边看着他的画面——他的维克托,年长,头发有些灰白,但仍然非常美丽,仍然能够让年长的勇利觉得他是整个世界的瑰丽造化的人。

他深呼吸,做出了开场的姿势。他想到了渴望,诱惑,想到了很久之前和维克托一起跳过的舞,然后他的眼帘在音乐开始时微微的阖上了。

请一定只看着我一个人。

再一次的。


“噢,我的天。我想我干了件非常愚蠢的事。”

尤里·普利赛提从手机上抬头,看向正目不转睛盯着头顶电视屏幕上成年组短节目开场表演的维克托。镜头中的日本男人身穿红色与黑色相间的表演服,正在拿掉自己冰鞋上的刀套。屏幕上打出了名字,“胜生勇利。

尤里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这个冰场上的唯一一个Yuri只能是他,而他已经萌生想要将这个无名小卒踩在脚下的冲动了。

“维克托,”雅科夫在身后双手环胸,低沉的说。“你做了什么?”

“我们之前一起合了张影!”维克托指了指屏幕上的男人。“我不知道他也是参赛的选手。噢,难怪他看上去那么低落……!”

“你居然没有事先了解一下自己的竞争对手?粗心大意了,维恰。”

维克托看上去确实有些苦恼。尤里哼了一声,继续在手机推特上翻看着关于自己表演的评论。

“这是你自己的错,蠢货。”他加了一句。

老样子,维克托并没有对他的侮辱言辞做出反应,而是将视线重新移回到屏幕上。

“第一个登场的是胜生勇利,23岁,首次进入大奖赛决赛,代表国家日本。他的短节目曲目是,“爱即Eros。””

维克托有些惊讶。“噢!我下赛季本来也打算用这个曲子的。”

“是吗?”雅科夫十分感兴趣的说。尤里再次抬头。

“是的,”维克托说。他看着胜生滑进了冰场中心,朝观众挥了挥手,然后做出了开场的姿势。“不过还只是个初步的想法。我很好奇他会怎么表演这首曲子?”

“他应该没什么时间准备这套节目才对,”他们的教练评价道。“在资格赛上他滑的不是这套短节目……”

音乐开始了,扩音器中响起了快节奏的吉他声。胜生的身体立刻流畅而精密的动了,这让几乎所有人的后背肌肉都收紧了起来。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胜生直接对着镜头做出了一个挑逗的飞吻。

维克托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这让尤里厌恶的呻吟了一声。

 “别这样。”他警告道,但是年长的花滑选手带着愉快的笑容无视了他。

胜生很快做了一套复杂的接续步,他的动作行云流水,和音乐的节拍极其契合。冰面在他舞动时闪烁出耀眼的光芒,他的手臂扬起一瞬,然后很快就进入了一套快速紧凑的燕式旋转。

维克托紧紧地盯着他的动作,嘴唇微张,双手合在一起抵在了唇上。雅科夫坐在椅上微微倾身,用评判的眼光看着场上的表演。

 “他很棒。”他们的教练低声说,此时就连尤里也坐直了身体。

雅科夫不是那种会轻易赞扬人的导师。对于他来说,能说出这样的话,尤其是还只表演了一套接续步和旋转……

尤里放下了手机,反正大部分的推特内容都还是老一套,不看也罢。

此时一个解说员说,“胜生勇利将他的所有跳跃都安排在了节目的后半段。”

 “还很有野心。”雅科夫在胜生跳起来落地做出一个跳接蹲踞旋转时评论道。“他应该是想要直指短节目第一的位置。”

尤里朝维克托瞥了一眼,但著名的花滑选手并没有做出反应。他正睁大眼睛看着屏幕,边看边身体挺得笔直。他的双手仍然紧紧合在一起,就像是在祈祷一样。

节目很快转到了后半段,胜生即将开始他的跳跃了。尤里皱起眉头做好了观看准备,然后有些恶劣的希望他会跳跃失败摔个一两次。

 “胜生选手的这个横一字后将是……阿克塞尔三周跳(3A)!”

他的跳跃得难以置信,并且稳稳的落在了冰上。观众们为之发出了赞叹的欢呼声。

 “很棒的高度!”

 “紧接的是后内结环四周跳(4S)……在过去的比赛中胜生一直在着冰上有些瑕疵……”

花滑选手在冰上划出了一条曼妙的弧线,然后从冰上一跃而起,像是悦动的火焰一般在空中快速紧凑的旋转起来。尤里飞快的计算了一下旋转周数:一,二,三,四——

 “他成功了!”

在完美的着冰后,胜生很快就进入了另一段编舞中,他的动作快速,流畅,精确。他单膝微曲的划过整个冰场,双眼紧闭,脸庞向天花板抬起。整个会场里都流淌着小提琴的声音。

 “接下来是一段组合跳跃:后外点冰四周跳(4T),然后是后外点冰三周跳(3T)。

胜生站直身体做好了组合跳跃的准备。尤里突然发现胜生在起跳时做出了双腿交叉的姿势,这让他尖锐的倒抽了一口气。

这不是后外点冰跳的准备姿势——

“什么——他改成了后外结环四周跳(4Lo*!而且——”

他再次起跳,完成了一个后外点冰三周跳(3T),落地时和之前的几个跳跃一样干净利落。

“他毫无预兆的将组合跳跃改成了一套难度高出数倍的跳跃,并且完美着冰了——一个里特伯格跳*!简直难以置信!”

尤里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身体半站了起来。雅科夫此时已经站直了身体,双拳紧紧握在身侧,几乎无法相信自己双眼的盯着屏幕。

与此同时,维克托大张着嘴,脸上浮现出了某些兴奋的愉悦感。他看上去就像是在激动地战栗一样。

 “精彩绝伦。”他低声说。

音乐逐渐上扬,小提琴的加速带来了极致的紧张感。胜生表演出了最后一个组合旋转:又一个燕式旋转,然后优美的转变为蹲转。

他干净利落的做完了旋转动作,转向了一套极其复杂的编舞,最后伴随着音乐结束了整套节目。紧张渐强的小提琴声完成最后一个小节后突兀的停止了,胜生做出结束动作,双臂环抱在胸前,就像是抱住了一个看不见的爱人的脖颈。

他的头颅微微扬起,就像是在接受一个亲吻一样。火红炽烈的演出服在灯光下闪烁出了金色的光芒。

会场内一瞬间安静的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彻底的惊呆了。紧接着,看台上突然爆发出了狂风暴雨般的欢呼喝彩声。

解说员们看上去也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其中一人迅速从呆若木鸡的状态中恢复,说道,“多么令人震惊的表演!这可能是迄今为止难度最高的一场短节目表演了,而他还完成的毫无瑕疵!”

见鬼。

“见鬼。”尤里发现自己正在大声的重复着这句话,难以置信的盯着屏幕。

“太漂亮了!”维克托突然说道。他双臂举起,然后疯狂的鼓起掌来。“太精彩了!太棒了!简直完美!”

他原地起跳,在空中兴奋的转了一圈。尤里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不摔倒的。

“你们看到了吗?!”维克托指着屏幕上正在喘息着,弯腰致意并向观众挥手的胜生选手,大声说道。“这简直……!我甚至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了!”

尤里只是盯着维克托。他都想不起上一次维克托如此兴奋是什么时候了。

他最近一直有些……黯淡。如果和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相关的任何事能被称作黯淡的话。然而现在,他看上去像是重新被激发了活力一样,脸上有着愉悦的光芒。

“胜生选手突然之间技术变精湛了。”雅科夫沉思。“他在大奖赛之前的比赛表现的实在差强人意。这样飞速的进步,加上时间还很紧张……难以置信。”

“这才是Eros的精髓!”维克托喋喋不休的说,仿佛完全没听到他们的教练的话一样。“正和我设想的一模一样,甚至更好!这简直是难以置信的性感。”

“见鬼的,我在场的时候别再说这种话。”尤里作呕的命令道。“太恶心了。”

维克托笑了起来,转身再次看向电视屏幕,他用闪闪发光的蓝眼睛一直盯着胜生选手离开了冰场。

尤里听到他低声自言自语。“多么让人惊喜的比赛……!你之前一直都在哪里,胜生勇利?”

尤里翻了个白眼,看向了屏幕上选手的照片。他不情愿的承认,如果自己想要将这个勇利踩进尘埃里,恐怕得加倍努力才行了。

至少这个人不是毫无价值的乏味。尤里可不希望和一个废物有同样的名字。

… 

TBC


译者的话:第三章依然未完。翻译这一段时把动画的eros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1、后外结环四周跳4lo):译者是花滑盲,查了一下勇利在文中跳出的4lo,貌似过去一直没有运动员在正式比赛当中完成过该跳跃,直到今年才有人成功……所以真的是非常厉害啊我的勇利。

2、里特伯格跳:Werner Rittberger,德国著名花滑选手,结环跳(loop jump)的创始人,也因此结环跳的也被称作里特伯格跳

  
评论
热度(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