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歡這部作品,對兩人之間的關係和情感上的糾結描寫得十分細膩。文字很吸引人,在閱讀的同時彷彿身歷其境。   

最喜歡這一個橋段,真實與電影的故事相互輝映,電影角色的遭遇,對於愛的掙扎,詮釋,背叛,後悔非常到位。(在看的同時對於楓、威廉、艾倫三個角色的故事感到真實,這個故事真的好棒)   

像是一面平行世界的鏡子,由不同的角色演出反映出勇利不自信到甚至卑微的愛和(在兩人訴盡衷腸前勇利心目中可能就是玩玩)花心公子維克托,不珍惜當下的愛情,將來的走向又會怎麼樣… 不得不說自行腦補這個腦洞的我很嗨,哈哈 

同時也為他們兩個不擅長表達情感感到可愛又心疼,百合子大大真的不透漏下你寫的情詩都是在說勇利嗎www

Immortal:

9.

 

 

随着《Challenges》最后一集的播出,勇利的人气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恰好他的新电影《舞男》也要正式上映了,美奈子便抓紧时间宣传一波,勇利在大众面前露面次数也多了许多。

前段时间《舞男》的首映吸引了不少文艺男女,观影过后,观众们的评价都颇高,更有影评人认为这部电影有机会冲击今年的莱斯特金像奖。莱斯特金像奖是业内认可度最高且最权威的电影奖项了,评委们都是专业的影评人或者教授,相当地挑剔,所以别提拿奖了,哪怕是能入围其中某几项奖项的电影,都算是评价颇高了。

而勇利近期的走红,除了综艺的原因,也有一部分功劳要归到他所拍的一部叫《左邻右舍》电视情景喜剧。这部电视剧讲了同为邻居的三男三女的故事,女生公寓住着御姐萝莉和男人婆,男生公寓则住着风骚帅气的成熟大叔,性格龟毛且有些娘娘腔的普通白领,还有一个与爱情绝缘的宅男。三对男女们擦出各种火花,一开始相互嫌弃,后来又逐渐发展出多角恋爱情线。角色们的对白诙谐有趣,每个单元小故事贴近年轻人的工作和生活,还紧追着新闻热点,时不时反映个社会现实之类的,所以观众看起来甚是轻松,还特别有切身体会,甫一播出就得到了大量好评。

而制作组也是没想到这点,毕竟他们的投资并不多,场景也就那么两三个,所请的演员中没有什么大咖,倒是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火了。

当时勇利因为和导演有几分熟稔,所以在对方的邀请之下,便接了这部戏。他所演的角色就是一个智商超高但却极度缺乏情商的理工宅男,每天戴着镜片厚厚的眼镜,穿着普通卫衣和运动裤,毫无吸引女生的魅力,他也会听隔壁女生公寓室友和自己的室友聊天,可不但经常get不到点,还会进行一本正经地吐槽,用科学角度解释问题,被喻为“注孤生”的典型形象。

小宅男在第一季度里没有爱情线,他唯一热爱的就是炸猪排盖饭,每次外卖只点这个,一听到炸猪排盖饭就会满眼发光。所以现在很多新粉丝都会称呼勇利“炸猪排饭”,而勇利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表明自己特别喜欢炸猪排盖饭,会接这个角色可能也有给猪排饭面子的原因。

可能他当时就是开个玩笑,但粉丝们都当真了,其他明星的粉丝送礼物都会送玩偶鲜花之类的,勇利粉丝送给他的却是一大堆吃的,就连玩偶都是饭团状的。

 

不过小宅男曾经有一话也是摘下了眼镜,理由是住隔壁的搞广告设计的御姐临时把他拉去拍广告了,还需要他穿上水手服当伪娘,于是勇利便首次在荧幕上有了清纯的学生妹扮相。结果,阴差阳错地,那位御姐的某位帅哥同事还对女装扮相的小宅男一见钟情了。

勇利的女粉丝们都觉得扎着两条麻花辫的勇利太可爱了,大眼睛、小嘴巴、还有裙子下的大白腿,活像个真正的高中女生,甚至比身为妹子的她们都要妹子!而且,还莫名其妙地圈了一波男粉……

而这个情节的设计本来是编剧们的恶趣味,纯属恶搞,结果这条迷之BL线人气奇高,编剧只好说第二季会多多安排这条线的。

于是勇利就这样靠着这个角色火了一把,不少人觉得他红得莫名其妙的,可后来查了一下,才发现勇利演过不少作品,只不过角色没有深刻得让所有人都记住而已。在这个圈子里发展,他需要努力,需要人脉,更需要运气,而在沉寂了数年后,这些细节渐渐地汇聚成山,把他成功地送上了足以俯视其他人的高台。

勇利敬业认真,对待他人也诚恳温和,人缘极好,很多导演和他合作过都对他评价颇高,便愿意再找他第二次。固然有些势利的人不买这个账,然而那又如何,总会有懂得欣赏他的人。

勇利总担心,以前会主动找他的导演是看在维克托的份上,然而现在宛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粉丝数量和好评都在告诉他:这些是他努力挣回来的。

当时在泥泞中拉他一把的人是维克托,然而让他真正立足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是他自己。

 

在《舞男》正式上映后的某一天,勇利揣着两张电影票,递给了维克托。

他很少会和维克托一起去看自己拍过的电影,大概是觉得自己演得还不够好,而且维克托好像也没表现过任何兴趣,他便没有主动邀请过对方。即便要一起看电影,他都会特意避开自己的作品,但现在他和维克托的关系应该是“情侣关系”,那情侣一起看电影,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维克托在收到电影票之后表示很开心,还问他怕不怕被别人认出来。

勇利想了想,道:“到时候我化妆就好。”

“需要我包场吗?”

“不用了,”勇利说,“我想看看其他人的反应。”

“那好。”

于是到了第二天,勇利化好妆,故意戴上墨镜口罩帽子,全副武装才和维克托一同出门。

幸运的是,一路上都没有人认出勇利,而且看的观众并不多,也没有谁留意到他们。他们坐在一个角落的位置,很快,电影院的灯光暗了下来,维克托便下意识地握住了勇利那放在扶手上的手。

 

勇利在电影里的角色是一个舞男,这点维克托是知道的,也知道勇利前段时间特意学了钢管舞,不过勇利从没在他面前跳过这支舞。

角色的身份让勇利在脸上化起了妖异而魅惑的烟熏妆,眼线勾起了那双棕瞳的眼角,倒是让往日那又大又圆的眸子变得细长了起来,长长的假睫毛也使得眼睛电力十足。维克托看着勇利笑着脱掉了衣服,在舞台上露出那白玉似的身子,然后底下有很多双手在他的身体那儿摸来摸去,便有种血气上涌的感觉。

电影中的勇利穿着红色的高跟鞋,腿又长又直,勾着钢管舞动起来的身躯灵活得像蛇似的,柔美中又带着男性的阳刚,不过最让维克托难忘的,却是那双灵动而带着狡黠的眼睛,像带着小钩子似的,会勾人。

维克托不是没见过勇利这样的眼神,但很少,每次都是喝醉了想要和他做爱的勇利才会这样诱惑他,他爱他,自然觉得勇利怎么样都是诱人的,不过如果能和这样浪荡的勇利上床,好像会有种新鲜而刺激的感觉。

维克托都快分不清色气的到底是勇利呢,亦或是极力要渲染这种气氛的阿曼达。

大概就像威廉说的那句一样:“你大概是行走在黑夜中的妖精吧。”

“在你眼里,我是吗?”枫眯了眯眼问他。

“我觉得是的。”

“那便是了。”

 

威廉跟枫说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但转念又被残酷的现实吓退,跟枫说分手,枫居然没有生气,就像是看惯了这一切似的,淡淡地笑了。

那个时候他坐在酒店房间的床上,威廉刚和他欢好一场,然后起身穿上衣服,冷静地跟他说:“我要结婚了,以后不要再见了。”

枫坐在阴影之中,表情并不分明,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他并没有多少愤怒,笑意中还带着几分苦涩和无奈,这么做的人,威廉不是第一个,可能也不是最后一个,但枫总是忍不住相信虚无缥缈的爱情。

他总是活得很放肆,但骨子底里有着自卑,他觉得自己是肮脏的,低贱的,或许不配得到真正的幸福。但他还是想挣扎一下,祈求着有谁能在黑暗中把他给拯救出来。

他偶尔会用沙哑的声音在吧台唱歌,不是专业的歌手,却唱到了每一个孤寂的旅人的心坎处。

他化着精致的妆,穿着鲜艳的衣裳,垂着眸子,眼神的焦点却迷失在了深夜的灯红酒绿之中。

后来威廉试图和枫复合,枫还是选择相信他了,因为爱得太深,结果又不小心听到了那人说,不过是把他当做消遣罢了。

“那样肮脏的小东西”——他是这样形容枫的。

被爱人多次表里不一的背叛让枫感到实在难以承受,而压弯了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的弟弟艾伦。他爱护着艾伦,辛苦挣的钱都拿去供他上学了,而那个被养育在温室里、培养得宛如一朵玫瑰般娇嫩的艾伦,在无意得知哥哥的工作后,因为不想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也称其为“肮脏污秽”,而要和他断绝关系。

在信仰相继崩溃之后,再坚强的人都会扛不住,再加上癌症确诊的诊断单,一切都是雪上加霜。

 

在那之后,勇利的戏份中都没有大量的台词,所以他更需要用细微的表情神态和动作来表达复杂的心理挣扎。

在故事的最后,艾伦终究是主动去寻找枫了,他年纪还小,逐渐地认识到自己才是最没资格谴责枫的那个人,才发现那人已经病得不成样了。

他无法想象枫是怎样抱病坚持到现在。

枫在前些天已经没办法跳舞了,酒吧老板念在相识一场,给了他一大笔工资,他独自住在狭窄幽暗的出租屋里,用来麻醉自己的药品丢得满地都是。

枫还坚持着一些以前会坚持的习惯,例如化妆,例如写日记,哪怕他认识的字并不多,总感觉不这么做,他会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他也不想面容丑陋地面对任何人,他确实是肮脏的,可也要试着做垃圾堆里的天鹅,而不是蛆虫。

威廉最终找到他的时候,枫已经没有力气给自己画上曾经魅惑的眼线了,他露出了最朴素的面容,如果不是因为生病而变得面黄肌瘦,威廉发现枫和普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两样。

悲伤和后悔如潮水般袭来,威廉一下子跪倒在对方的病床上,他知道他即将要失去他了,也知道他原来最爱的人是他。

昏睡得迷迷糊糊的枫认出了威廉,其实他并不愿意让对方知道,他是爱美的,是骄傲的,并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他说,这样病死也好,他就不用老死了,不用接受自己老去而变得丑陋的事实,不用在漫长的岁月里消磨掉自己的棱角,看着曾经灵动的眼眸逐渐变得无神。

 

威廉说,你说什么呢,我会救你的,不论花多少钱。

枫看着他,道:“你爱我么?”

“我爱你。”他说,顿了顿,又哽着声音问道:“枫,你……还爱我吗?”

“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他笑了笑,身子仿佛一轻,几乎要飘到天上似的,“但我现在,不要你了。”

说完这句话,枫就闭上眼,并无力地垂下了骨瘦如柴的枯手。

他终于能从漫无边际的痛苦中解脱了,无论是生命中的,爱过的人身上的,亦或是病痛中的身体上的,所有经历的苦痛都随着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而消逝了。

而温柔的他在不被温柔相待以后,终于把最严厉的话语化成一把匕首,永久地刺在了威廉的心中。

他做到了,在最后一刻,还是行走在黑夜中的、美丽的、高贵的和骄傲的妖精。

 

在影片最后播出的是尤里唱的抒情歌,他很少唱慢歌,极大多数时候都是摇滚和快节奏的歌曲,不过他的声音清澈透明,唱起慢歌来有几分漫不经心,又带着旁人道不明的惆怅和哀愁。

观众们都没有及时动身,待到电影院灯重新亮起以后,勇利才隐约听到有女性观众啜泣的声音,但他的内心没有什么波动,因为很多镜头拍的时候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唯美。

例如他和奥塔别克有一场隐晦的床戏,当时两人都一丝不挂,然而床外有黑压压的一群人正看着,饰演女主角的萨拉还在暗处偷笑,怎么想都不觉得激情。不过奥塔别克很敬业,丝毫不露尴尬神情,勇利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后来入戏了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不过他倒是把奥塔别克当成是维克托来着。

旁边的维克托一直坐着没动,勇利便转过头,道:“维克托?”

维克托看向了他,轻轻一眨眼,豆大的泪珠子忽然就从他的脸上滚了下来,勇利从没见过维克托流泪的模样,一时之间便慌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维克托真不愧是个大美人,就连哭泣的模样也是极其漂亮的。

勇利急着找纸巾,维克托却是握着了他的手腕,“勇利,你会不要我吗?”

“嗯?”勇利愣了一下,便猜测对方可能是把电影里的角色和他本人给混淆了,便笑了笑,肯定地说,“不会。”

维克托像做错事了的小孩子那样低下头,“要是我有一天做错事了,你会原谅我呢?”

“那要看你做错了什么。”勇利故意露出严肃的神情,“如果你骗我的话,那我就很生气,一生气就不一定原谅你了。”

维克托的心顿时咯噔一下,“那、那如果不是故意的,只是……一些小事情……”

“那要看是什么吧。”勇利说,“我只希望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就请坦白地告诉我吧。”

“其实维克托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他握着维克托的手,“但唯独在爱我这件事情是,我希望维克托不要有所保留。”

勇利的语气很平淡,因为戴着口罩,所以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可那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却无比的是诚恳和坚定,“如果你真的、真的厌倦了,不要勉强自己,也不要欺骗我,你和我坦白,我就会退出……”

维克托忍不住轻声打断了他:“然后呢?”

“然后?”勇利的眼睛弯了弯,维克托能感觉到他在笑,“然后我就找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想你,一直喜欢到自己不再喜欢你为止。”

“勇利真傻。”维克托猛地扑过来,一下抱住了他,“我才不要放手,我要和勇利一直在一起。”

“勇利是我的!”维克托有些赌气地说,话里还带着鼻音。

勇利忽然觉得表面作风成熟优雅、在他面前却像个小朋友的维克托特别可爱,便连忙回抱住了他,道:“嗯,我是你的!”

“……维克托,也是我的。”

 

从影院出来的时候,两人开始讨论起了刚才看的电影,勇利问维克托有什么想法,维克托说:“从没见过这样的勇利,非常的新鲜和诱人,而且印象深刻,相信其他观众也会这么觉得。”

“你这说法怎么那么像我的一位朋友?”

“嗯?”

“噢,没什么,就是阿曼达介绍我认识的一个诗人。”

勇利之前把两张电影票送给了百合子和他的夫人,而他本人因为工作繁忙的原因,直到今天才抽出时间来和维克托看电影。后来百合子感谢他的电影票,并简单地和他聊了几句,说是很喜欢这电影。

勇利问:“你的夫人喜欢吗?”

“抱歉,我的夫人最近没有空,我只好一个人看了,打算以后再陪她看一遍。”百合子说,“好电影值得多看几次的。”

勇利便笑了,“那谢谢你对票房的贡献了。”

 

维克托没有细问勇利的那位朋友,只是道:“那一定是因为这是大家所认可的,证明并不只有我一个人那么认为啊。”

“不过我还是很嫉妒那个叫奥塔别克的家伙。”维克托撇了撇嘴,“他居然可以碰你。”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勇利哭笑不得,“这只是正常工作,以前我也拍过别的吻戏。”

“这不一样,”维克托有些急了,“你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堕入了爱河,我……我超嫉妒的。”

听到这话勇利便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他抬手拍了拍维克托的头发,“维克托大笨蛋。”

“你没听说过吗?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智商会归零。”维克托就着勇利的手,“啵”地亲了下他的手腕,“对方表现得越是笨,就代表越是喜欢你……勇利小笨蛋。”

勇利觉得这是歪理,但似乎又有那么些道理,这些年他老钻牛角尖,或许就是一种智商下线的现象。

他抬头看那个笑容灿烂的维克托,心想他比电影里的角色幸运得多的地方,一定就是找到了一个哪怕明知他笨、但也愿意深爱着他的大笨蛋吧。

然后大笨蛋和小笨蛋牵着手,养了条笨狗狗,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情人节快乐ww 这文应该留下的章节不多了 总体不是很长的

评论(2)
热度(466)
  1. Icefrog葩离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