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系列是我最近追的一部作品,設定很帶感,敬佩大大寫文還找資料找得十分詳細。順帶一提,諶宸大大的逃生系列也很棒喔!兩部與特工相關的作品文筆都很流暢,推推~

這個系列裡開頭前幾章就埋下了一些伏筆,也許當時看還猜不出劇情走向,但是人物動作、眼神、情感的刻畫十分成功,我還記得扮成伴侶的勇利把手握的死緊,反手給自己一巴掌,還有那冷冷的眼神的部分 (用字簡潔有力,帥帥的//)

這部文有虐有甜,維克多向勇利開誠布公自己沒失憶那個橋段…說實話,我看得有點痛...毫不留情地扯傷口也好,冷笑拿刀劃破那幅畫也好,看文的當下是有點難過的,更何況是藉演戲名義愛著他保護他,結果卻受了傷,拿著對他意義非凡的畫在低溫雪地逃離的勇利呢?

兩人當時的立場是能理解的,維克多甚至不記得跟勇利之間的淵源是什麼,等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想找人也找不到(沒有當下追去也是因為任務比較重要不是嗎?),想彌補也彌補不了(勇利也不會想接受),兩人之間的距離開始拉長,對兩人間都是煎熬。

這時就很慶幸勇利有尤里為他出口氣,披集願意陪伴他,還有體貼的ciao ciao長官。他在傷勢痊癒後試著讓自己忙於任務,不讓自己有任何時間再去想維克多,試著想忘了他,即使受傷也掩蓋不住他還在意他。

隨著故事發展和任務需要,勇利和維克多之間的衝突慢慢浮現,彼時年輕身為特種兵卻因為重情,忍受不了隊友死在眼前的勇利,感性,願意為重要之人改變決定和原則的他,和理性,事情輕重緩急分的十分清楚的維克多,兩人不同的觀點,徹底點出了沒有愛過的維克多和勇利的同居生活只是逢場作戲,沒有動過心,竭盡全力認真愛他兩年的勇利顯得愛得很傻。

這章是我在這系列裡最喜歡的一篇,最喜歡最後一段,勇利要的不是他的愧疚,維克多直到他們爭論時才知道他們之間的問題,兩個傻瓜,一個愛得跌跌撞撞,一個甚至不知道對方愛他。期待兩人之後的互動和轉機…

以上是我對這部作品的心得和淺見,希望三人的任務可以順利完成,兩人之間的隔閡可以隨著維克多的開竅慢慢縮減。太太加油!

谌宸:

又名:论我如何忽悠我的丈夫www

画家(特工)维(28)X白领(特工)勇(24)

私设是同性婚姻合法且不受歧视的世界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

OOC瞩目!是真的OOC!没开玩笑!!!

——————————

披集给他的路线是通过监控画面设计出来的,哪个位置有守卫,多久巡视一次都标注地清清楚楚。一楼是富丽堂皇的大厅,只有厨房和卫生间。勇利躲开看守无声摸上二楼,在墙角蹲下,偷偷探出一只眼睛瞧了瞧,看见走廊那端的监控摄像头转开头朝向墙壁后才起身继续前进。

房间太多,他不可能每间都打开门查看,时间也不够,只能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他耳朵不错,走廊上也没什么杂音干扰,可这一路走来二十多个房间全都是空着的,门把上连使用过的痕迹都没有,未免有些太蹊跷。

如果说佣人有单独的佣人楼,那扎卡耶夫自己和他那些妻子呢?他那么多的将领呢?德米特里呢?

“我准备上三楼了。”勇利按着耳机悄声说道。

“三楼没有监控,我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披集道,“自己小心。”

没有监控?这个消息让勇利皱了皱眉,捻了一枚刀片夹在指间。他倒退着慢慢踏上西侧楼梯的台阶,落脚轻得连地上的灰尘都没有扬起。刚上了几级他便看见了两个人的头顶。

守卫吗?他又小心翼翼地窥探两眼,看见了他们怀里抱着的AK-47。

这就没办法了。勇利退了下来。如果只是单纯的看守那还好说,持枪的话可就在他的能力之外了。他将刀片塞回袖口,顺着原路返回,不动声色地站到维克多身边。

维克多似乎也与扎卡耶夫谈得差不多了,两只笑面虎在分别前热情洋溢地再次拥抱,笑得春风和煦。只是维克多和勇利的背影一离开扎卡耶夫的视线,这位恐怖组织头目的脸色就放下了。

“让你们办的事办好了吗?”扎卡耶夫对自己的亲信问道。打扮成侍者的亲信连忙称是。

“派人跟着他们,”头目说道,“我倒要看看这个‘约翰·洛佩兹’在搞什么鬼。”他低声骂了一句,“肮脏的同性恋!”

 

维克多坐进驾驶座,借着帮勇利系安全带的机会凑到他耳边,悄声说了一句“小心窃听器”。

勇利点了点头,也不问他跟扎卡耶夫谈了些什么,一路都在聊车臣的一些景点,活像是出来旅游的。他们将车停在两个街区外,抄小路步行回了安全屋。

披集站起来迎接他们,“怎么样?”

“扎卡耶夫很危险,”维克多摇了摇头,“我当着他的面说自己是同性恋,以他的性格,竟然没有当场翻脸,可见心机很深。”

他要是不说勇利都没想起来还有这笔帐要算,“你疯了吗?对一个伊斯兰教徒说同性恋话题?”

“我是在试探。”

“你是在找死!”勇利怒道,“如果他翻脸了怎么办?你想让我们前功尽弃吗?”

“我自己有分寸。”

“你没有!”勇利的声音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你这半年根本没有任何长进,还是这么自以为是!”

“所以我们还是会谈到这个话题,嗯?”维克多也有些怒了,披集眼见气氛不对,赶紧抱着自己的电脑躲进书房,“既然开了这个头那我们今天就说清楚,你到底在执着什么?我当年除了未通报总部以外还有什么错处?换作是你你也会那么做的。”

“换做是我,我会一直陪着你演。”勇利道,冷冷地看着维克多,“你永远都拿不到芯片,我也永远不会拆穿你。我有一辈子的时间跟你慢慢耗下去。”

银发男人瞪大了眼睛,“你这样做,和叛国有什么区别?”

“我这样做,是因为你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维克多立马安静了下来,心里那点怒气如风卷残云,瞬间消散得干干净净。

 

是了,这就是症结所在。

为什么他们彼此置气,为什么他们相互折磨,为什么他们的脑回路永远搭不到一块去,原因就在这里。

维克多是理性的,在他看来,过程并不重要,结果高于一切。对于半年前的那场变故,他懊恼,他遗憾,但他不会后悔。他自认为问心无愧,因为他的一切行为都出自于对国家利益的维护,他必须铲除一切觊觎那块芯片的隐患。当时在他身边的是勇利他会这么做,在他身边的不是勇利他也会这么做。他以为勇利能理解。

然而勇利当面扇了他一耳光,告诉他我理解,但仅限于理解了,我不接受。

勇利是感性的,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他出身于磨牙吮血的特种部队,却依然会轻易地为队友的死而留下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他重视感情,即便是四处看他不顺眼的瓦吉姆他也会留着情面不去拂开他的手,更别说是他倾心了两年多的维克多。维克多的做法他不介意,可对他来说最伤人的是,在他付出了一片真心之后,维克多刑讯他时,依然看不出一丝手软与犹豫。

既然两个月的贴身相处都打动不了你,那为什么现在还要来撩拨我?你所凭借的,不过是忏悔之情而已。

谁他妈在乎你的忏悔。

 

他们都在彼此的演技里迷失了,试探着却又不挑明,自己妄加猜测,最终渐行渐远。

都是笨蛋。



tbc

——————————

他们的车是交给侍者去停的,所以要小心被动手脚


哦我终于把这个写出来了

评论(3)
热度(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