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恭喜!(灑花) 這一章也很好吃!看完本章的當下覺得被重擊了一下,痛並快樂著的那種(噗) 即使對角色情感理解、揣摩的還不夠透徹,甚至還很生澀…但是從文章中挖掘更多角色不同的一面也是種樂趣,就我來說啦(笑)


這個系列給我的驚喜真的越來越多了,第三人稱視角中,字裡行間透著冷靜與理智,以客觀的角度訴說維克多與勇利心理的曲折,描寫他們之間情感糾結、掙扎的部份是我最喜歡的。(舉例來說,同居生活中,演戲的當真與否;是否追出去;是否原諒…諸如此類的選擇題,難以抉擇的這些)  

當然真槍實彈上陣之類的動作場面也是我喜愛的部份,看的熱血沸騰,帥的不要不要的,特別是勇利—那種動作乾脆俐落、果斷下決定的行事風格,超喜歡!維克多的話…如果要他去當間諜,按照他的高水準,絕對很吃香…一個武力擔當一個適合去社交場合搞情報,互補不好嗎?(笑)


這部作品給我最大的驚喜大概是這一篇了,維克多對勇利是有情的這部分,天啊明明前幾個章節就有線索了,勇利一被虐我差點把維克多也對勇利有好感這件事忘了(看大大的後記才想起的確有這回事)...太太的刀子很長,殺傷力十分強大,勇利視角太吸睛,以至於維克多萌芽的愛意被我當下直接忽略…(摀臉)  讀者情緒幾乎跟勇利同步這點真的佩服!能激起情感上的共鳴,將自己帶入角色身歷其境,是作品上的一大成功!喜歡!


這一篇我最愛的部分是勇利決定犧牲自己,讓維克多活著,維克多受到將會失去勇利的刺激,大聲地把自己潛藏的心情一股腦說出來這個段落。在這裡,我想勇利對維克多的愛已經超標了,根本就是最高等級的Agape無誤啦!在不知對方是否喜歡自己的危急狀況下,願意以自己的生命換取對方的生機…這不是真愛是什麼啊…(哭) 說出「活了24年也活得夠精彩了」的小天使是要心疼死誰嗚嗚… 


而維恰在知道勇利想怎麼做的同時,在說出心聲後甚至不惜以跟勇利一同為任務殉職極力阻止勇利做傻事…那句「好不容易知道我們之間出了什麼問題,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跟你重新來過,你就這樣把我扔出去?在你眼裡我算什麼?」生氣到哭出來的維克多,真的直接打動我,更要命的還在後頭,「我喜歡你,可我又不敢讓你知道是真心喜歡。我怕你的名字是假的,你的感情是假的,我怕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我也是人,我也會喜歡,我也會害怕啊!」看到這裡,我心裡直接…原地爆炸,當場陣亡…


天殺的維克多也是個人啊啊啊!他也有人的情緒的,即使他是理性的,可是他跟我們一樣,都是有血有淚的人啊!也是會憤怒、害怕、崩潰、哭泣的人啊!  要求勇利跟他打賭,別丟下他一人,如果他們都活著就在一起,害怕勇利不答應而緊張兮兮的維克多,情感生動的就是一個『』。會為了勇利哭泣和緊張,甚至走下神壇,活生生的人,一個剛學會愛的人。讓我不禁想起YOI兩人互動的主軸:伴我身邊不要離開這種昇華的感情兩人還沒下個正確的定義,但這就是愛了吧?還是真愛。(笑)  不得不說,能看到主題與動畫相輝映的文章,含括重要情節(對,就是包括惹哭維克多www),真的很開心。


兩人為愛而戰的結尾或許有點倉促,但是我認為留給讀者想像空間的結尾未必不是好ending,也許他們倆會殉情一起當天使,也許兩人會逃出生天,一起過下半輩子,誰也說不準。不過我也相當期待番外有他們的後續,想看他倆甜蜜的日常,想看他們互許終生等等…期待接下來的《南極以北》系列!


我不是擅長表達和觀察的人,可能文字裡思緒紛雜,難以表達我在看完這篇文章後當下被轟炸到全身通暢,有些膽怯到不知道該怎麼在轉載,分享心得時從何說起的那種感覺…不過這一篇真的是驚喜盒,充滿驚喜。期待太太接下來的作品!









谌宸:

又名:论我如何忽悠我的丈夫www

画家(特工)维(28)X白领(特工)勇(24)

私设是同性婚姻合法且不受歧视的世界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

OOC瞩目!是真的OOC!没开玩笑!!!

——————————

爆炸发生的时候勇利正将主建筑正门楼梯西边的那个守卫往阴影里拖,一声巨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冲击波将三楼的几扇玻璃窗都震碎了,尖刀一般的玻璃碎片朔朔落了一草地。前面的守卫高声用车臣语喊了起来,勇利听不懂他们在喊什么,此刻他也顾不上去猜了。

“维克多?”他蹲下身按着耳机,“维克多?能听见吗?”

线路里只有电流静噪的声音。

“维克多?!”勇利有些急了。上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爆炸?爆炸的时候维克多在波及范围里吗?“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给我回话!”

“咳……”那边勉强接通了,混杂着滋滋啦啦的噪音,“德米特里死了,全员撤退。重复,全员撤退。”

“你在哪里?”

“勇利,”维克多的状态听起来很不好,声音虚浮无力,“抱歉,你先走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勇利就知道多说无益了。一小股武装人员经由他身后的楼梯往主楼里面赶,勇利从脚边的尸体身上摸出手榴弹,拔了拉环向后扔去。

手榴弹炸开的时候扬起一阵白烟,他趁机扒着头顶高度的台阶爬了上去,“披集,维克多的耳机信号位置!”他从地上捡了一把步枪,往楼里面跑去。

“三楼,西边。”披集很快给了答复,此刻他正躲在某家酒店的房间里,“你们动作要快,扎卡耶夫可能是想包抄你们。”

这种事再明显不过了,勇利不由得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就没坚持拦着维克多。他脚程快,飞奔着跑过大厅,台阶都是三级三级横跨着上,到了二楼就和另一队武装分子撞上了。勇利提前听见了声音,还未到转角手里的步枪便已经举了起来,领队一冒头就被枪托揍得一瞬间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勇利扣下扳机,教科书般的莫桑比克射击法,眨眼间就被他解决了两个人。剩下的那两个被他的火力压的退回转角后面,勇利也不恋战,抛下他们扭身上了三楼。

三楼上面全是碎砖断瓦,炸弹直接拆掉了书房与卧室之间相隔的那堵墙,维克多隔了一张床躺在地上,他大概是想躲在床下避开炸弹的威力,奈何倒计时太短,开头半秒用来反应,剩下的时间只够他跑到床边跃起,还没落地就被冲击波掀翻了。

他的伤势比较严重。头被磕破了,血流得怎么都止不住,很快就染红了整片左脸。勇利跑到他身边,随手将步枪撇在地上。“维克多,”他轻轻拍着对方的脸颊,“你还好吗?”

“还好,”左脸的血让维克多连眼睛都睁不开,“手臂和腿应该是没有受伤,但是肋骨似乎断了两根。”

勇利扶着他坐起身,“只是肋骨骨折的话还能活动,做好准备,我带你撤退。”

“这种形势下你觉得我们还能全身而退吗?”

亚裔笑了一下,“起码你可以。”

维克多猛地抓住他的手臂,“别做傻事。”

“这不是傻事。”勇利掰开他,“你是FSB的活传奇,每年有很多人是听说了你的事迹才选择做这一行的,你活下去比我有意义得多。”

“生命怎么能用‘意义’来衡量?”维克多急忙反握住他的手,“你没有受伤,身手也比我好,我替你拖住他们,肯定能让你逃得掉。”

“维克多,”勇利突然放软了语气,“我当年还在格鲁乌的时候,如果我的队长没有救我,那天惨死在车臣的就会是我。”他从维克多的手里一根一根抽出自己的手指,“陆军,‘水族馆’,国安局,我这24年已经活得足够精彩,是时候把这条命还回去了。”

“你还了你队长的一条命,那我呢?!”维克多猛地拽住了对方的衣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好不容易才明白我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想跟你重新来过,你就这样把我扔了出去?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勇利一愣,随即露出无奈的表情,“你哭什么啊。”

“我是在生气啊!”维克多大吼着,眼泪却像关不上的水阀一样气势汹汹地往外淌,止都止不住。

“好好好,”勇利微笑着哄他,扯着袖子给他擦眼泪,“别这样啊,你又不喜欢我。”

“我喜欢!”维克多哭道,“可我又不敢喜欢,也不敢让你看出我真心喜欢。我怕你的名字是假的,怕你的感情是假的,我怕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我也是人,我也会喜欢,我也会害怕的啊,胜生勇利!”

“跟我打个赌吧,勇利,跟我打个赌,”维克多死死抓着他的领子,“别丢下我一个人活着,我们都努力一点。如果我们都能活下来,就跟我在一起吧。”

勇利愣了两秒,维克多紧张兮兮地盯着他,仿佛他要是说出拒绝的话来,下一秒他就吞枪自尽。

看啊,他会为了你哭,为了你紧张……为了你跌下神坛。

勇利勾起唇角,将自己的衣领从维克多手里解救出来。

“好。”

 

他拿起枪,转身,为爱而战的时候,他的背影高大如山岳。




Fin.

——————————

第七章的时候便定下了这个结局,既然分离由我而起,那我让他们走到破镜重圆的地步,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可能有些读者抓不住感情线,怎么说,非语言的感情描写基本上都是以勇利视角来写的,这样第一比较有代入感,第二比较虐(被打)论箭头勇利对维克多的箭头肯定比维克多对勇利的要粗的多,但不代表维克多一点心思都没起过


到这里《真实》就算是结束啦,接下来一直到三月底我得去肝番外了,我们《南极以北》再见www

评论(1)
热度(511)